通往蓬勃人生,「投入产出比」最高的发力点是什么?

2022-03-20 更新 • 2021-05-19 发布
1886 字 • 5 分钟

前段时间在梳理我想过怎样的生活、如何实现,发觉我想要的状态是幸福的最高境界——蓬勃人生(flourishing)1

随即脑子里又冒出下一个问题:

如果想实现蓬勃人生,那接下来如何行动,「投入产出比」最高?

要回答这个问题,需要先思考这个问题:

如果想实现蓬勃人生,「投入产出比」最高的发力点是什么?

经过陆续主题学习,我有了初步答案:

积累信任/声誉(credit)

此话怎讲?

先澄清:这个观点是我四五月份主题学习时得出的,并非直接出自文献。如果你有疑议,欢迎随时交流,加速我迭代完善这些想法:D

首先,积累信任/声誉(credit)收益颇多:

  1. 背景信息:多项理论、研究都反映和他人建立健康积极的关系(positive relationship),是幸福的关键要素。此处不再赘述。

  2. 建立健康积极的关系,本质上是建立彼此信任,且这会带动蓬勃人生的其他要素,尤其成就(achievement)的增长

    1. 从成长速度来说,如果想高速进步,离不开和他人建立信任、形成健康积极的关系——认知学徒制、刻意练习等学习理论,都强调师友的长期陪伴和有效反馈。

    2. 由心流(flow)理论可知,如想感受心流的最高境界「universal flow」拥有最幸福蓬勃(flourishing)的人生,需要去解决那些最复杂的问题。而要解决最复杂的问题,肯定离不开长期与人紧密合作。如此,构建信任和健康积极的关系,更是必不可少。

    3. 从社会网络的角度来说,信任很容易带来社会资本(social capital)增长,这会使自己更易获得帮助支持、实现目标。且社会资本是幂率分布(Power-law distribution)而非正态分布(Normal distribution),能和别人拉开量级差距;又具无标度性,即无论尺度大小都遵循同样的规律——二八原则;还遵循马太效应(Matthew effect),强者愈强,弱者愈弱。也就是说,信任积累越多,优势越大,且是不成比例地放大;越不积累,劣势也会拉大,且不成比例地拉大。

    bell-curve-power-law-distributions.png

  3. 「信任」,是商业文明演进的两大基石之一,还会带来另一大基石「信息」的产生和流动,进一步降低交易门槛。且在结构性红利过后,商业竞争会过渡为比拼效率,最终会落到比拼品牌,即用户对品牌的信任。总之,如果想积累财富,少不了积累自己的声誉、和他人建立信任

与此同时,积累声誉、和他人建立信任,其实有一些门槛不高的方法,比如披露更多信息(信息和信任是可以相互转化的)——主动分享行动进展/反思/触动/收获/需求/感谢等。且还可通过脚手架降低这些行动的门槛,进一步提升投入产出比。

而在蓬勃人生的其他要素上,我目前再没想到有哪个比积累信任/声誉(credit),有更高投入产出比的。

信任/声誉(credit)的积累如何评估?

有测量才易有进步。如果「积累信任/声誉(credit)」这个方向对了,如何评估积累情况?

我用这三个维度,优先级从高到低:

  1. 被寻求支持/合作的问题复杂度和频率
  2. 需要支持时,所能撬动资源的大小和难易程度
  3. 对外输出/交付成果的质量和数量

为什么是这三个?

让我们先回到 credit 的使用场景——信用一般是在交易,或者说价值交换的时候派上用场,是你所交换的价值的象征或担保

那价值大小如何评估呢?通常以对应「问题的复杂度」来衡量

由此,当我们被寻求支持/合作的去解决的问题复杂度越高,意味着我们能提供的价值越大。被寻求支持/合作去解决高复杂度问题的频率高,更意味着我们能提供的价值大。

此外,当我们要去解决的问题越复杂,所需的资源支持通常也越大。如此,所能撬动资源的大小和难易程度,也是 credit 积累情况的一大表征。

那问题复杂度怎么评估?

可从项目管理四要素「范围/时间/质量/成本」的角度来考虑,即对「多/快/好/省」的要求越高,挑战难度越大、问题越复杂。


有朋友疑惑:前面两点不够吗,为什么还有「对外输出/交付成果的质量和数量」这项呢?

是这样,我定评估标准时有个小习惯:

在滞后性指标(lag measures)之外,加上引领性指标(lead measures)2

以便更可控地保障预期结果出现,也让自己在推进过程易积累成就感。

比如前面提到的「被寻求支持/合作的问题复杂度和频率」「需要支持时,所能撬动资源的大小和难易程度」,这些成效不仅需长时间积累,还受一些我们不可控的因素影响,属于典型的滞后性指标(lag measures)。

为了更大概率实现它们,最好找个引领性指标,也就是既能预见滞后性指标趋势,又是促进滞后性指标出现的关键方式,还属我们可控的指标

想来想去,我目前发觉比较合适的引领性指标,是「对外输出/交付成果的质量和数量」。


需要澄清的是,引领性和滞后性是相对的 —— 比如相较「实现蓬勃人生」,其实「积累信任/声誉(credit)」可以算是一个引领性指标。同样的,如果需要,我们还可以拆解出比「对外输出/交付成果的质量和数量」更引领性的指标,比如「高质量练习的频次」「心理韧性(resilience)」 等。

具体拆解到什么程度、把引领性指标定为什么,因人而异。对你来说既大概率能保障你关注的滞后性指标达成,同时又不会认知负荷过大即可。


以上。

如果你有想到的,还请及时告诉我,加速迭代完善这些想法 ^_^


PS. 具体如何积累信任/声誉(credit),进入通往蓬勃人生的增强回路?且看这篇博文:在不确定的时代,如何让人生持续蓬勃发展?:)

Footnotes

  1. 怎样算是蓬勃人生?可参考这里的材料:《理想人生是怎样的,有哪些模式?》

  2. 引领性指标(lead measures)和滞后性指标(lag measures)的概念,出自《高效能人士的执行4原则》,感兴趣可参考这篇短文快速了解:Discipline 2: Act on the Lead Measures

CHANGELOG

  • 220320 修订细节
  • 211120 增补关于引领性指标的脚注
  • 211030 根据反馈增加“如何评估信任/声誉(credit)积累”模块 2h
  • 211023 迁移到博客上 1h
  • 陆续交流采集反馈、迭代完善
  • 2105 起草初稿 0.5h
在 GitHub 上编辑此页